我承認我以前覺得你老氣
那種鮮豔的黃色就像白襪子配黑皮鞋
但連大大的粗框黑眼鏡和中分都在文青間復古流行
你好像也沒什麼不可以
還有了設計師的型

高中時總是把你放在左胸口的口袋裡
同學叫我便利貼女孩
卻不知道上面記著追夢的待辦事項
每天逐條劃掉

我現在更喜歡你了
喜歡你的有點黏又不太黏
喜歡你能捕捉我飛躍的思緒
喜歡在房間的牆上貼滿你的身影
喜歡跟你一起把自己的思想碎片慢慢拼成一幅圖像
喜歡專注地看著你就能理清一些頭緒

現在的我跟你形影不離
手機裡有你的專屬相簿
包包裡總有五顏六色的你
在辦公室、在咖啡廳、在工作坊
你總是默默支援
看著我神采飛揚跟人討論 idea
在你面前我總是很理性
還有一種踏實的底氣

親愛的便利貼
我的人生規劃裡有你
你知曉我的秘密
請原諒我對你是用過即丟
只留照片存底
這樣我們每次都如初見初戀
那個活在當下的你

#我覺得我真的便利貼中毒太深才會吃午餐的時候不小心寫出了這種東西

寫於 2018 年 7 月 10 日

--

--

看著 Twitter、Instagram、Telegram 上滿滿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消息,我匆匆下訂了去馬祖的機票。如果說讀歷史教給了我什麼東西,其中一件就是苗頭不對就先安排打算要做但有可能會出錯的事,不是過度恐慌,只是世事難料。 飛機落地後,我才發現我華麗地錯過正月二十九日,北竿芹壁龍角峰五靈宮一年一度的祈夢儀式。可以帶棉被枕頭去廟裡睡覺,神仙會在夢裡給提示,但不是所有人都很容易夢到,所以也有代夢者可以幫忙。 「不是來祈夢,那你是來還什麼願?」青旅老闆疑惑地問我。三年前我跟家人跟團去馬祖,我走馬看花,都在低頭用手機處理工作上棘手的事情,經過板里天后宮時,可能我太過絕望或是廟宇太過可愛,我祈求若是事情能夠順利,三年內會回來馬祖還願。 事情後來圓滿解決,但是隔年新冠疫情爆發,我兩次規劃去馬祖的行程都被迫取消。我本來打算今年四月初再去,但是俄烏戰事如火如荼,我每天都在被外國人問中國會不會打過來,台灣要怎麼辦;歐洲的朋友在討論要不要買槍和逃去世界上哪裡最安全;我要跟在美國的台灣朋友保證,政治局勢生變時會提醒他,讓他來得及把家人接出台灣。我理智上判斷中國短期內不會打過來,因為目前中國的外交反應都還在合理預期內,不過我怕兩岸情勢升高有軍事演習,去馬祖會變得困難。

心中的前線—2022 馬祖還願
心中的前線—2022 馬祖還願

看著 Twitter、Instagram、Telegram 上滿滿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消息,我匆匆下訂了去馬祖的機票。如果說讀歷史教給了我什麼東西,其中一件就是苗頭不對就先安排打算要做但有可能會出錯的事,不是過度恐慌,只是世事難料。

飛機落地後,我才發現我華麗地錯過正月二十九日,北竿芹壁龍角峰五靈宮一年一度的祈夢儀式。可以帶棉被枕頭去廟裡睡覺,神仙會在夢裡給提示,但不是所有人都很容易夢到,所以也有代夢者可以幫忙。

「不是來祈夢,那你是來還什麼願?」青旅老闆疑惑地問我。三年前我跟家人跟團去馬祖,我走馬看花,都在低頭用手機處理工作上棘手的事情,經過板里天后宮時,可能我太過絕望或是廟宇太過可愛,我祈求若是事情能夠順利,三年內會回來馬祖還願。

事情後來圓滿解決,但是隔年新冠疫情爆發,我兩次規劃去馬祖的行程都被迫取消。我本來打算今年四月初再去,但是俄烏戰事如火如荼,我每天都在被外國人問中國會不會打過來,台灣要怎麼辦;歐洲的朋友在討論要不要買槍和逃去世界上哪裡最安全;我要跟在美國的台灣朋友保證,政治局勢生變時會提醒他,讓他來得及把家人接出台灣。我理智上判斷中國短期內不會打過來,因為目前中國的外交反應都還在合理預期內,不過我怕兩岸情勢升高有軍事演習,去馬祖會變得困難。

結果在馬祖這個戰地前線,我反而感到歲月靜好,整個人放鬆了下來,甚至失眠狀況改善。走著戰地坑道、聽著老兵故事、身在全都是阿兵哥的便利商店,戰爭彷彿摸得到又很遠。戰爭是馬祖要拿來展覽觀光的過去式,又是新聞上遠方的現在進行式,不知道未來式是怎樣的光景。很弔詭,當能觸摸戰爭的痕跡或烙印時,我比在台北看著台灣政論節目和刷英文報導踏實。也許是一種避無可避,大家日子都還是要過下去的務實。

--

--

Jan. 2020

那天走過高中校門,才發現高中畢業九年了。

最近社群媒體上滿多朋友在發十年回顧,悚然一驚的同時,也才意識到這會是我人生第一個有意義的十年回顧吧!

我還記得我十四歲的時候,大我兩歲的玉米學長跟我說:「我們只剩十年屬於自己,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25 歲以後,就有很多社會責任,例如結婚、養家、照顧父母。」

我那時輕笑道:「沒那麼嚴重吧!我覺得至少能到三十歲。」

過去這十年,正是學長說那人生中少數能完全屬於自己的黃金十年。

我還記得我在大一國文的作文中寫下我對大學的焦慮和期盼,我覺得大學是人生的黃金四年,是那些成年人總是要提的當年、交到一輩子好友的地方,因此我要好好把握不浪費。

傻孩子,你大學唸了六年還休學呢!所以應該是沒什麼黃金四年或什麼黃金十年的吧!

如果要總結過去十年,應該就是我前老闆泛科學的前總編輯鄭國威說的:「我認為應對迷惘最好的方式,就是忽略自己很迷惘的這個事實,然後持續地、猛烈地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持續地、猛烈地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因為我花很多時間在得憂鬱症,以淚洗面和在沙發上面對著電視枯萎,但我至少在憂鬱的空檔還算滿努力嘗試的。我的領域換了又換,大學前兩年修課根本是台大不分系,試了自然科學研究、網路媒體、人文社會研究、科技新創,到現在做公民科技。好像是每一年做不同的一份工作。我真的嘗試了很多東西,但相對來說,在 26 歲的此刻很迷惘,自己能夠讓人信服的專業是什麼呢?

也許是這樣的不確定感與在台北感到自我停滯,我才這麼熱愛旅行,背起背包或拉一個小行李箱,就可以從隆冬晃蕩到酷暑。在旅行中最迷人的是,認識到人生有各種不同的可能、社會文化有很多面向,真的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喜歡跟當地人一起上傳統市場買菜、學當地的舞蹈、嘗試各種交通工具、聽他們的故事和夢想。我跟他們是多麽的像。

十年來最大的成長可能是英文變好和我終於願意吃抗憂鬱藥了。

這十年是走入國際的旅程,從講英文掛黑板沈默三分鐘到用可以英文幫新創募資、全世界都有朋友可以聊天,自己的視野更開闊了。至於憂鬱症,我已經放棄憂鬱症會好的這個想法,只能與它共存,只求狠狠摔跤之後可以姿態優雅地爬起來昂首闊步。

前陣子回系上演講,才發現自己莫名其妙找了很多機會去嘗試,從來不是坐以待斃的人,也不是因為身上有什麼標籤就覺得該去做什麼的人。我是個會想要規劃人生,但人生好像都沒有按照我規劃的人,很多事情好像就是當下的一個決定影響深遠,像是兩次工作機會是決定要應徵當天就寄出去然後被錄取了。沒錢付住宿就用奇怪的方式換宿,例如演講或是教學。

生活上我搬出來自己住,談了幾場戀愛,學習去跟另外一個人的價值觀磨合。在親密關係中回頭檢視自己,會發現有很多事情一點都不理所當然。我也發現自己不同的面向,例如在關係中自己其實非常小女人非常黏會想盡辦法符合對方期待,但又受不了大男人。在感情的價值觀也大轉變,從覺得要從一而終,到認識到人生在不同階段需要不一樣的伴,兩人交往需要嘗試、付出與彼此調整,不適合就分開也許是最好的,畢竟感情的深淺也有很多種,有些時候愛過就足夠珍貴了。自己好像也會從關係中帶走一些東西,一些我本來不太注意的東西,像是對內心的探尋、對組織運作的著迷、或是對某種食物的喜愛。

我大學憂鬱的時候,花了很多時間在看言情小說,可能有看到上千本。目前最喜歡的一本仍然是席絹 2005 年的作品《我的藍》。我一直以來記得的結局是,他們彼此互相牽掛,但不要求對方為了自己放棄夢想,男生盡他的家族企業責任,女生去追求她環遊世界的自由自在,在世界各地一年一會。我用這個結局跟不少人解釋我現在想要的愛情,因為我未來十年希望能在全世界各地工作,不想為了任何人被綁在一個城市裡。但我剛剛為了去翻找正確的書名,卻驚愕地發現,最後男女主角還是結婚在一起了,讓我非常失落,最終他們還是要落入一個傳統的婚家腳本裡。

「你要搞清楚人生中對自己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你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嗎?」一個瀟灑幹練的女性長輩,在貴婦咖啡廳無敵窗景前問我。

「事業。」我秒答。

想做一番事業是我最大的心結和掙扎吧!我一直有很大的野心、督促自己要努力、告訴自己可以做得到,卻一次次因為心理狀況讓自己跟很多人失望。

我就是沒有辦法甘於平凡或庸庸碌碌過一生。這世界上有那麼多我想改變、我想創造的事情,我真的不甘心我做不到,而且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而不是因為外在環境艱困。

我從一張娃娃臉被誤認為三十幾歲老闆的女兒,到因為能力被認為資歷比我實際年歲資深,還是有所成長吧!只是中間真的雷過很多人,例如拖稿或搞消失、憂鬱到不敢進辦公室,我實在不懂為什麼這麼多人願意給我機會,只能每次都好好把握,出槌時盡力補救找人救火,長大了一點現在比較知道如何應付自己的低潮危機。

某份工作被拒絕續聘時,主管說:「你很聰明很有潛力,有時候會做出超過一百分的東西,但你有時候做不到六十分。公司需要的穩定有至少六十分產出,偶爾八十分的人。」

追求穩定一直是我的心結,今年要努力的是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型態、找到自己工作的方式。我從高中超級自律每天早上 6:30 到學校的人,變成早上起不來的人,變成做事總是拖延趕死線的人。

有段時間我非常依靠腎上腺素,我會連續工作 12–18 小時,然後再狂睡一天,這真的對健康非常不好。獨自一人的任務我很難完成,但在會議上時不打迷糊仗,可能對某些人來說有些討厭吧!執行不力還在會議中挑毛病。

工作上另一個心結是我做事總是很貪心。接了太多事情結果貪多嚼不爛,只要一點事情出差錯就會銜接不上,然後整個人爆掉。怎麼拒絕那些有趣事情的誘惑,也是自己的功課。

我想我並沒有成為十幾歲的自己希望成為的大人。但我別無選擇,只能擁抱這樣的人生,其實也還滿精彩的不是嗎?像是搭雲霄飛車,又像是在山中探險。

回首十年,我最幸運的是一直有朋友和家人,在每個深陷泥淖的時刻,都有人拉我一把,有人陪我走一小段路。有時我真的覺得自己不值得,到底我哪裡好讓大家這樣對我好。

曾經一位歷史系的教授回信給迷惘的我,他認為做研究有三個階段——動物、植物、礦物。在動物階段各處游走,在植物階段向下紮根,在礦物階段將知識凝聚結晶。而年輕人在動物階段多看多嘗試是好的。

「⋯⋯我自己算是相當晚熟的人,或許也因此,我傾向於認為一個人在三十五歲前能知道自己要作什麼,應該就是很不錯了。當然,這是自己在經過幾番嘗試,幾度徬徨遲疑之後的選擇,而不是人家代為決定的人生路途。你的大學生涯似乎比別人多了些周折,猜想這當中,或多或少有些困衡慮的心路歷程,有了這樣的過程,人生應該會比較深刻一些吧!

我曾經半開玩笑地和朋友學生說:人生的進展應該是由動物而植物而礦物。動物四處奔波,好奇地觀測探索;看清楚了以後,就學植物,選擇一個園地固定下來,深深地紮根,努力地成長,開花結果;最後能集中精力,設法結晶出最為菁華的東西,藉以抵抗時間的侵蝕⋯⋯」

過去這十年也許以遊走作結語也是不錯的,東看看西看看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我覺得現在興趣慢慢沈澱下來了,告訴自己要紮根發展專業了。

我還記得自己說我二十五歲要到矽谷闖,怕超過這個年紀就太老了。現在想想,自己嘴上這樣說,但沒有真的付諸行動,現在則是專注的公民科技領域並不是以矽谷為潮流。不過,至少我現在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了,想要做出能促進公民參與和民主的科技產品。

未來十年會是怎樣呢?我真的好希望能夠出國工作。

我對三十五歲的自己也是有一些期待,希望自己能夠有一方專業,在海外歷練,在國際專案游刃有餘,然後再回台灣。

希望自己十年後不要失望。

May, 2020

回過頭看自己年初寫的文,只想說:「傻孩子,只不過幾個月,全世界就因為 COVID-19 疫情天翻地覆,你要怎麼計畫自己未來十年呢?」

看起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並且在這個過程中多愛自己一點、多支持自己一點。

--

--

Yun Chen

Yun Chen

805 Followers

Nobody in g0v.tw, PM of disfactory.tw. Caring #civictech #opengov #socialdesign. Now researching on Internet and open d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