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 — 《玫瑰色的國》

Yun Chen
5 min readAug 22, 2018
寫於 2013 年 2 月 10 日,為台大藝術季《玫瑰色的國》舞蹈劇場所作的劇本故事發想。

他不耐煩地跟秘書再三申明,他拒絕接見那個姓楊的小子,不管他威脅什麼或是提出任何證明。他透過窗戶看著台北的街道,拉了拉領帶,放下總經理該處理的公文,打了一通電話給多年好友,在等待接通時看著壓在桌面下的一張手箋:秋風秋雨愁煞人。

1947年

那時他還只是個窮學生,扣掉搭車的錢,只帶了十元就來台北唸書,先窩在之前高中學長的宿舍,等宿舍一分好就要搬進去,中間先去找了個米店的差事,好在以前也常在米店幫忙做起來也得心應手。那時他加入了耕耘社,在台大的空地跟大家一起種菜,自己收成來吃。通常都是一群大男生嘻嘻哈哈,但有一天來了一個皮膚白白淨淨的女生,操著一口湖南口音,竟然袖子一捲也跟他們下田。他國語不太好,只能笑笑地聽他們談論他的家鄉、大陸的戰事。他發現那叫小紅的女生似乎家境不錯,看了很多書,不只引中國古人,還有一些沒聽過的西方人。而再怎麼熱的天氣,小紅笑起來還是會有甜甜的酒窩。

那時候宿舍不夠住,大家發起了逮校長活動,要當面跟校長陳情這些問題。小紅半開玩笑的說,誰辦到了,就請誰吃一個禮拜的飯。在他鍥而不捨的努力下,贏了一個禮拜的伙食。

當時校風自由,加入讀書會,躲著偷偷念。他高中的時候是自己唸著中國古文,當時最崇拜的人是孫逸仙。大家來自台灣、日本、大陸各地,暢談理想。跟小紅吃飯借書,學國語,在河邊,聽小紅唱著南腔北調,講著大夢想,新中國新希望。想起被日本人欺壓、窮苦的家鄉,吸收了XXX,XXX,XXX 等人的思想,也有人投筆從戎去了。他本來只是想要做個數學教員,也跑去亂聽其他系的課。但逐漸的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報效國家、功成名就。那時候暗自希望著有一天能幫助這些人,當然,配得上小紅也是一點。

那年冬天他得肺炎臥床,傅斯年來探病,勉勵學生要將身體養好,為國服務,學校幫他出了半年的醫藥費。其中,學生抗議活動「四六事件」爆發,他還有些扼腕自己只能躺在床上。室友來接他出院時說有一些相熟的朋友在躲風頭,結果一出醫院門口,警察突然出現要帶走他。他在震驚之下仍是裝作冷靜,很有禮貌的請警察等一下,從口袋裡掏出皮夾丟給室友,請室友轉交他的相片給小紅。至於剩下的錢反正他在獄中也用不到,就請室友自行處置。

果不其然,沒有經過審判,他就被關了五年,其間就只專心念數學。關了五年後出獄後,只從室友手上收到一張有著娟麗字跡的手箋:秋風秋雨愁煞人。當年那群朋友不少人被捕,但小紅沒事。室友說小紅只說要去結婚了,對方好像是個高官的兒子,要一同出國留學,就沒聯絡了。

他之後悶著頭苦讀苦幹,插班考回大學,進入銀行,當上了總經理。暗自希望能打聽到小紅的消息,或是小紅在報章雜誌間看到他的消息總能來敘舊一下。結果一等三十年,唯一的線索竟然是從那個獅子大張口的楊 XX 身上。

1980 年

電話接通了,他猶豫了一下,畢竟不是很喜歡欠人家人情,好在多年老友一口答應幫忙。取消了晚上的應酬,自己開車去買了一束花,他是該親自跟小紅說一下。那天找人把楊 XX 灌醉後,才從他口中得知小紅早改換了姓名,難怪他找不到她。

來到六張犁,走在小路上,想著幸好有留相片讓小紅的兒子楊 XX 來認人,可是他卻連一張小紅的相片也都沒有,那個笑起來有酒窩的女孩,竟然是來臺灣佈線的共產黨員,和同黨的丈夫雙雙被槍決。趁著夜幕低垂,戰戰兢兢地轉進雜草叢生的山谷,點起了三炷香,對他遍尋不著的墓碑說,他已經幫她那窮困潦倒的兒子安排好工作,可以安心了。

看著燒盡的香和滿天的星星,從離家唸書後他第一次哭了。

(真人真事的部分:一對因案槍決夫妻的兒子,威脅某銀行總經理要抖出舊識。有對外省共產黨夫妻被槍決後埋在六張犁亂葬崗,清理過現在已可找到他們的墓碑。傅斯年曾去探視罹病學生。耕耘社在台大種田,且多名成員被捕入獄槍決。當時曾因宿舍不夠、學生津貼未發,而發起「逮校長」活動。解嚴前就有部分家屬得知受害者被埋在六張犁。)

寫於 2013 年 2 月 10 日,為台大藝術季《玫瑰色的國》舞蹈劇場所作的劇本故事發想。《玫瑰色的國》於 2013 年 5 月在台大首演,為導演周翊誠、舞蹈指導彭靖文與 12 位台大學生,共同創作關於台灣社運的舞蹈劇場。從四六事件、美麗島衝突和野百合學運,到禽流感、反核運動、反服貿遊行,到未來的台灣獨立公投、多元成家伴侶法、反東部開發,從台灣過去五十年延伸到未來五十年,從角色中看見台灣人身處的社會脈動,任何人都無法自外於脈動之外,而身為渺小的個人,是能夠透過關注、行動而改變人權地位、甚至政策決定。2014 年 4 月改編後於基隆售票演出,入圍台新藝術獎。《玫瑰色的國》官方網站:http://rosy-land.weebly.com/

後記:

這齣戲最可怕的地方是,許多 2013 年對未來的想像,現在正在發生中,例如禽流感爆發、中國因素、學運、反核、多元成家。2014 年重演時,正是 318 學運之時。我們也努力在劇中呈現不同人物的視角,除了社運抗爭路線外,也包括追求安定的「小市民的心聲」、想為家鄉開發盡心力的縣長、漂泊找不到方向的年輕人等。

--

--

Yun Chen

Nobody in g0v.tw, PM of disfactory.tw. Caring #civictech #opengov #socialdesign. Now researching on Internet and open d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