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的 ID

Yun Chen
11 min readFeb 16, 2018

寫於 2006/07/16,13 歲時寫的短篇科幻故事。故事裡的數字沒有特別標明的話是五進位。希望有一天可以繼續改編寫下去。

我住在雲的故鄉,大家都這麼稱呼,主人也這麼講。綿延不斷的柔軟白色,站在雲朵上往下眺望真的很有趣。

曾祖父常說:「以前的人類可做不到,能住在這裡是主人的恩典。」 祖父總愛誇耀:「這裡都是一流人才,由主人直接下命令。等你長大就會負起傳口令的責任。」

我現在才 24歲,準備舉辦 30 歲的成人禮,我好期待 30 歲,因為一旦 30 歲就可以和大人自由交談。現在我沿著 1004 號街去找梅雅,我們稱呼對方都用編號,她的編號是 10000002403 ,我的是 10000034320。她竟然用語言叫自己!梅雅一家很特別,會很多主人才有的知識、儀器,且不為主人服役。所以這樣我才會去找梅雅,比學校課程有趣多了。

「梅雅」,她說這叫「名字」,以前的人都有,每個名字都有意義,是神聖的,她答應在我生日那天幫我取一個名字,而今天是我生日!

梅雅坐在屋頂上,我用飛行器飛了上去。

她笑了起來:「今天要出去要快喔!不然……」

「不然我就要一起去。」梅雅的哥哥傑霖坐在梅雅後面眨著眼睛。

梅雅的奶奶斜倚在花園的柵欄,滿頭銀髮在夕陽下閃爍。「小可愛,今天是你的成人禮。來!有東西要給你。」

傑霖的笑容突然僵住:「我不知道你今天生日。」他的臉抽慉了一下又回復原本的戲謔表情:「今天特別漂亮!」

梅雅拉著我從天窗跳下去,帶著我轉換於不同的空間帷幕,來到一扇黃金大門前。梅雅沈默的看著我,我遲疑的拿起鉑製的門環,用力敲了 10 下。

每敲一下,便感覺有股熱流傳遍全身,閉上眼睛心思一片空白。皮膚上的燒灼感漸漸消退後,張開眼 — — 傑霖和奶奶圍著綠色的火焰,不知道加入什麼東西,火舌尖端不斷飄出泡泡。

梅雅拿出一件用雲縫的禮服裡的襯衣、項鍊和戒指,在綠光下幫我穿戴。

「梅雅,有時你很像是我的姊姊。」我凝視著她烏黑的雙眸,心想自己如果有她一半聰明就好。「我本來就比你大。只不過大了10 米茲又 10 天。用古老的說法,也就是大了 1 年又 10 天。」看到我困惑的表情,笑了出來。

「剛剛是用五進位講,現在我要用的是十進位。所以聽好囉!」她從奶奶手中接過一個怪異的頭套,套在我頭上,把我弄痛了。

她講一種特殊柔軟的古老的語言(現在只有奴隸在用,以前是通行天下的語言):「1 米茲是 73 天。一年大約有 365 天。5 年為一刻爾。也就是說,我比你大 1 年又 5 天。……你要多練習十進位!」

「梅雅,現在都用五進位了!十進位沒多少人在用。」傑霖抬起頭說又低下去用手在火上面戳來戳去。

奶奶招手示意我過去:「小可愛,成人禮不如你所想像般美好。就有許多成人失去創造力和想像力,但是現在的成年禮則是直接奪走它,把它消滅……」

「呃,創造力和想像力怎麼奪走?」

「乖,小可愛,只要有頭套就安全了,它能擋開所有射線,會保護你。」奶奶顯然不想解釋。

梅雅拉著我的手靠近火,附在我耳邊悄悄的說:「我答應過你,要給你個名字。」

我驚訝的發現,我手上的戒指冒出淡藍的清煙,有一個字逐漸浮現,我眨了眨眼,這個是……

「Athena?」傑霖疑惑的說。

奶奶倒是沒什麼反應,平靜的說:「這是女神的名字。」

梅雅輕輕的說:「因為她的眼睛跟女神一樣藍。」

過了半晌,奶奶說:「雅典娜,你該回去了。」

我說:「真的很謝謝你們!」

傑霖戳戳我的頭,露出難得的擔憂:「頭套千萬千萬不可以拿下來!」

他們馬上利用空間帷幕,把我送到家中的更衣間。可是媽媽怒氣沖沖的站在眼前,罵道:「跑去哪裡玩啦?你已經要成年了!」

她彈彈手指,侍女機器人一字排開,每個都拿著拖盤,有珠寶、衣服、裝飾、化妝用品……。有四、五個侍女機器人,幫我穿上禮服,用力拉扯,我都快透不過氣來,媽媽還指著琳瑯滿目的飾品叫我選東選西的。

我任由他們擺佈,彷彿過了 40 刻爾(一世紀),才聽到媽媽滿意地咂咂嘴說:「你看起來優雅大方,自己要從容,才能服侍主人。」

我才瞥一眼鏡中的自己就倒抽口氣:頭髮柔順的披在肩膀上閃閃發亮,用金、銀做成的箔片順著臉頰的弧度平鋪著,兩條綠色的眉毛活像毛毛蟲,四肢都被天寶石染出淡藍的繁複花紋。

再仔細看,腰上束了條血紅的戒律帶(每個成人的固定配備),我總覺得它在吸我的血,我又看到一滴血從腰部滲出,腰帶馬上把血吸進去。我完全無視於媽媽和侍女的稱讚,打了一個寒顫:成年這麼恐怖嗎?這叫美麗?

「小姐,冒昧了。」一個侍女拿著一封信站在那裡,用謙恭的語氣(幫機器人製造語氣根本是多餘的)說(用類比訊號傳到我身上的訊息器,訊息器再刺激耳朵的感覺神經):「剛才有個奇怪的女孩過來,要我把這封信交給您。」

我仔細看了一下,那是個淡黃色的信封,印著:雅典娜。

我一把抓過來的說:「你先去大廳。」

乳白色的信紙上,寫著深紅色的秀麗筆跡:

雅典娜:

你曾經對我說過你不甘願當籠中鳥,你不想跟學校中的女孩一樣,一輩子聽別人的命令,於是我教你以前人類的知識。

有自由,我以前教你才沒有白費。如果沒有,我不認你這個朋友。

我可以幫你,用這張紙碰戒律帶。我會在壘宮跟你碰面。

梅雅上

她幹嘛不直接用訊息器傳給我?

我望著鏡子思索,垂下了手。信紙碰到戒律帶,發出一陣嘶嘶聲,信封融解了,我檢查後發現至少裡面看起來沒有血在流動。

我自言自語:「對!我跟梅雅說過。可是,這樣子是違反主人,只會害了自己,拖累爸媽。」「不對!每個人都有追求夢想的權利,沒有人能阻擋我。」我內心天人交戰。

我走到家門口,看見兩個武士在激烈爭論,都拿著手銬、雷射槍,有一架飛碟停在外面。

爸爸說:「你們兩個安靜!」他伸手理理我腰上鑲滿雲朵的戒律帶。「例行檢查也要爭?高個子的,你檢查。」他踢著靴子走回房間,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媽媽幫我披上外套後退開。

高個子武士的手中發出亮光,粗魯的給我銬上手銬,將我往前推,推入飛碟中一個黑暗的機艙。

那個武士將艙門關好,用鑰匙給我開了手銬。

他問我:「你還好嗎?」我決定保持沈默,他看我不答腔,就摘掉頭盔,埋怨道:「雅典娜,不認得我?」

傑霖露出熟悉的頑皮笑容:「我救了你,還不領情?」他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的說:「我會這樣做,因為說不定,預言會實現。」他竟然陷入沈思。

他握住我的手,帶著鼻音說:「答應我不要發生危險。」

我點點頭:「我答應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就是不准再流淚。」

他拿起頭盔戴在頭上,向門口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我抬頭望著壘宮,它非常龐大。它是個正十二面體,40 個頂點上都鑲著巨大的圓球;110 條邊上排滿排排發射器:22 個正五邊形顯示各種不同地區情況。

我還沒搞清楚狀況,一個機器人搖搖擺擺的朝我們這邊走來,站在我面前說:「請跟我走。」

矮個子武士對傑霖說:「那我先走了,你看著她。」

靠近一點看壘宮,發現它是懸浮的。傑霖傳了個影像給我:「壘宮是利用磁場與地球排斥,與地球外軌道上的太空站吸引。」

我正專心看,機器人卻突然煞車,害我撞到他。我正想破口大罵,機器人卻對我破口大罵:「沒看路是不是?」真囂張!

我們往上飛,機器人示意我們直接穿過牆壁,可是他卻突然摔下去。

穿過牆壁後我很想吐,我怕我會掉出去,不敢扶牆壁。

站在我前面的侍女機器人,定定的看著我:「你可以扶牆壁,剛才他會摔下去是因為我把他轟出去。」

我有個疑問:機器人為什麼會轟機器人?

傑霖狂笑:「梅雅,漂亮!」

侍女甩傑霖一巴掌:「夠了!」

她看了看周圍說:「我們目前還在過渡金屬區,等到了第Ⅳ族的區域,就不能亂講話了。」頭也不回地往前疾行。

傑霖接口:「這些外星怪物,呃,我是指你們的主人,是矽組成的。他們能夠把自己分解成原子,然後再重新組合。」

梅雅壓低聲音說:「我們已經到第 Ⅲ 族。」

接著我們很快碰到第 Ⅳ 族的一個膠囊,裡面有好幾面玻璃,每面都很漂亮。

梅雅使用訊息器:「請選擇你的主考官。」

我手指向一面玻璃,它的顏色不斷變化:「就那面!」其他的玻璃發出嘆息後消失。

一個尖銳而高亢的聲音傳過來:「真的很有趣,很特殊。」

「武士,報告。」那個聲音命令。

傑霖開始念:「此人為……」

「你的爸爸是行政總督啊?難怪選擇特殊。」那個聲音自顧自的笑了起來。膠囊中突然多出好幾條雷射線,全部集中在我頭上。「下面問你幾個問題,會在你腦袋記錄你說過的話,記在訊息器裡,你一旦違反,就會自動爆炸,你應該知道分寸。」

「你發誓永遠服從主人?」

「我發誓。」我聽到我的聲音在顫抖,祈禱頭套真的有用。

如此下去,問了好幾個問題。

「你願不願意服侍主人?直到你失去青春?」

「我願意。」我的嘴唇被我抿得好乾。

「很好。」那個聲音說。那面玻璃開始變形,變成一個正十二面體,中間出現了一個洞:「我是這裡的最高統治者,如同你父親是人類的最高統治者。」

一把銀刀出現在我手上:「那是一個遙控器,遙控很多東西。」

主人好像突然發現什麼,轉向傑霖(我猜的,他身體每一面都一樣,只是開的洞不同方向):「用那個遙控器,給那傢伙電擊。」

我驚恐看著傑霖,他表示 OK,我按下電擊鈕,只聽到他慘叫一聲,便昏倒在地。

主人輕蔑的說:「沒用的廢物。」我看見梅雅的睫毛顫動了一下。主人嘶啞的說:「那遙控器也可以當武器。殺了他,反正他沒利用價值。乖姑娘,我知道你們從小就認識。」他笑的渾身狂顫:「你將是我的秘書,壽命也會比一般人長,你會永遠青春。」他發出高昂的吼叫:「還不快點。」

我的心全涼了,血液彷彿凝固了,這個惡魔!我望向梅雅,她無助的扶著牆壁,站都站不穩。梅雅和傑霖如果沒有要救我,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我一定要想一個辦法,主人還在瘋狂旋轉跳舞。遙控器好像能夠測知我需要什麼,一個鍵浮上來:禁錮(使他無法進行正常的離子分離)。

我對準那個正在原地旋轉的正十二面體,按了下去。他馬上停在那裡,無法動彈。

梅雅變紫的嘴唇還在發抖:「原來如此,他們跟我們的活動不一樣,他們活動不是一種力,是一種離子、原子的分解,是快速的分解、組合造成的。」

我看了一下遙控器,按下甦醒鈕,傑霖慢慢醒過來了。

傑霖竟然臉紅,很小聲的說:「謝謝你,雅典娜。」

我看著他們擁抱,還是提醒他們:「我們要離開這裡,越快越好。」

梅雅說:「你用遙控器製造遙控器的假象。」我成功製造出幻影。

我打開房門,看到一群守衛機器人。我深吸一口氣:「我是新的秘書。主人還在休息,請你們不要打擾他。」

我不理會他們的驚愕,把門鎖上。「趕快離開!」

不一會兒,我往後一看,暗叫聲:「不妙!」他們打開鎖了!

震耳欲聾的警報聲馬上響起,一大群機器人馬上湧了出來。我們已經到牆邊,可是就算是用遙控器也打不開。

我看著手上的遙控器說:「我想警戒系統封住牆壁了。」

梅雅呻吟道:「快救我!」

我回頭看,她的飛行推進器被他們打壞了,可是機器人已經追上來了!

機器人怒氣沖沖一邊喊叫一邊殺過來,我知道我們死定了。我閉上了眼睛,緊緊握住遙控器,不想讓這些機器人成為自己眼中最後一個畫面。

四周靜悄悄,沒有任何動靜。我睜開眼,那些機器人全部停住,梅雅和傑霖也停在空中。

我想:「我按到什麼鍵?」遙控器在發燙,一個鍵浮上來:「時光暫停。」我大叫:「我該怎麼辦?」一個鍵凸出來:知識室。

於是我找到知識室,是在內過渡系的一面鏡子,鏡子兩旁的框,刻了一段文字:「總有一天,宙斯藍眼睛的女兒會再臨,她會將智慧奪回,將技藝傳承,將侵入者驅逐。」(寫的是古語)

鏡子上浮出一行字:請輸入密碼,旁邊有個密碼提示:「你最想要的,轉換成數字相加。」

我最想要的?「我最想要的是自由。」我在心底悄悄的說。

「自由?free?」密碼試錯無所謂吧!「free 轉換成數字,f 是第 6 個,r 是第 18 個,兩個 e 都是第五個。」「把它加起來,總共是 34 ,變成五進位是114 。」我唸出 114,鏡子又出現一行字:請站到「預言」說的位置。

「預言的位置?」我看著那段文字,「『宙斯藍眼睛的女兒』?不就是雅典娜嗎?」「雅典娜?Athena?位置?e是東方,n是北方。喔!我家在壘宮南方,所以來壘宮是往北,剛才是朝東方逃跑。th?Th,釷?我看著四周,找到標示Th的地板,站了上去,再唸一遍 114。

鏡子發出亮光,變成可以操控的螢幕,我把主機解除了時間暫停,把知識傳回人類的訊息器。又來到核心,將遙控器處於廣播狀態,將所有外星生物定住。接下來設定定時炸彈。

我回去找梅雅和傑霖,急急的說:「這裡要爆炸了!快出去!」

我們努力往外,飛到牆邊,我看著手錶:「10、4、3、2、1!」

轟!一聲,爆炸了。牆壁碎裂,我們趁機飛出去。

梅雅高興的對我說:「你很厲害,實現預言。」我詫異的看著她:「這是你為什麼幫我取雅典娜的原因?」

遠處的太空站似乎暗了下來,突然也一起爆炸了!

傑霖突然露出恐慌的神情:「糟了!」我和梅雅轉頭看他。

「奶奶今天有蜂蜜雲酥,說等雅典娜回去要請她吃。」傑霖著急的說。

我和梅雅笑了出來。

我想,這樣真的好嗎?大家在統治下都很和諧。

看著梅雅逗弄傑霖,我心裡想:「至少生活自己掌握!」

--

--

Yun Chen

Nobody in g0v.tw, PM of disfactory.tw. Caring #civictech #opengov #socialdesign. Now researching on Internet and open d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