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時代,更開放的公民參與?從 g0v 的開放協作模型出發

2018 年 3 月 22 日, 在 Beta 版的 Matters 上受邀分享關於 g0v 的事,一個小時噴了很多字,也與其他網友在線問答,有許多有意思的討論,以此誌之。

大家好,我是 Yun Chen ,一個 g0v 參與者,受邀來跟大家聊聊 g0v 台灣零時政府。

但這個時間點為什麼要來談呢?大概是因為以網路與民主的互動來說,我們同時在樂觀與悲觀中拉扯。樂觀的是,資訊流通得更快,人民能夠知道更多事情、討論更多,不公不義的事情更難被壓下去,開放原始碼運動(Open Source Movement)與審議式民主等等的運動,都讓網路原生社群在對政府施壓要開放更多的公民參與,畢竟大量的檔案可以上網公開、國會可以直播、線上可以投票;悲觀的是,隨著大量資料、運算能力被寡頭壟斷,如科技巨頭、政府等,個人公民能夠做什麼保障自己的言論自由、隱私、人權?(看看最近 Facebook 的事件)台灣則是面臨政府的數位能力被甩在不知道多遠以後,卻說要帶頭數位經濟轉型,但有些公務員甚至不會用 Google Drive。

今天想要談的幾個主題,在本文中不一定能夠完整討論,但希望能與各位朋友更深入討論,因為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之後也許會逐漸擴充成篇。

  1. 介紹 g0v 台灣零時政府開源協作、公民參與的社群模式,包括有哪些專案、為台灣社會帶來的改變和沒有改變。

1. g0v 社群的協作模式

由於是在 Matters 上面討論,我將直接略過對 g0v 的一般性介紹,直接進入深入的協作模式探討。對 g0v 零時政府不熟的朋友,建議先看我之前的微信分享<这个社群,集结了一群万能的“没有人”> ,裡面有社群精神、專案介紹,怎麼用科技做社會公益和推動民主。

這邊跟大家分享我新寫關於 g0v 協作模式的初稿(來自於數位原民參與手冊,歡迎至手冊上給意見),對我來說,g0v 的特殊處不是在要求資訊公開,不是在用科技做專案,而是把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的協作模式,帶入政治、社會公益的場域中,讓跨領域的人可以協作。首先,沒有人可以代表 g0v,每個人都是「沒有人」,你的 title 不重要,強調的是實作精神。

g0v 社群比較不是一個議題社群,而是一個實踐社群,透過互相幫忙完成公民科技專案形成社群內部連結與社群聲譽,不同的議題,例如勞工、環保、經濟等議題都可以在這個社群中找到協作者完成專案,奠基在對資訊公開、公民參與的相同理念上,因而比較不是因為單一議題事件導向而群聚的狀況。g0v 社群雖有發起人和固定舉辦活動的人,但社群正式窗口其實是個電子郵件群組,會有多人同時收到 email,演講、合作邀約、粉絲頁貼文會在集體審閱之後敲定貼文、承擔演講邀約,多數時候採沈默同意制,一定時間內無人反對提案,便通過。

社群中鼓勵自己發起專案,並透過黑客松、技能貼紙、Motto「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做這個,你就是沒有人。」等建立文化與默契,社群參與者的聲譽建立在其網路暱稱/ID 上,連結其技能與過往貢獻專案。這些貢獻建立在開放授權別人可以自由散佈、重製的 source 上,包括文件、影像、程式碼,藉由主動分享貢獻這些文檔,讓資訊可以流通更快,讓更多人可以加入協作。不喜歡現有的專案進行方式即可以建立自己的分支(Fork),相關的專案也能夠再整合(merge)在一起。這樣的開源協作模型,在 g0v 社群中不只是程式設計師,其他領域的公民也能夠加入,也把這樣的協作模式推廣到農業、歷史、空間、藝術等領域中。

因此作為一個沒有邊界的社群(因任何人都可以自主發起 g0v 活動),g0v 很少集體倡議特定政策。多半是個別成員因其網路發言影響力、過往專案貢獻,受邀至政府參與專家會議或是產生網路病毒擴散的文本(懶人包、小遊戲、網站等),對政策產生影響力,但社群成員習慣徵集社群意見、共同給意見,或是更新參與會議情況與社群知曉。另外一件有趣的事,這樣的開放協作平台,因而能在黑客松現場出現不同黨派、政府內外、層級懸殊、跨領域對單一政策的討論與協作。個別參與者也能夠拓社群找到對自己的倡議附議之人。

推薦閱讀:

具體來說,g0v 有為台灣帶來什麼改變嗎?我看到的是直播、hackfoldr、現場文播等開放式的參與方式,也逐漸擴大到其他公民團體,也有社群成員進入政府擔任幕僚,第一線從政府內部推動資訊公開與公民參與。g0v 也是可以讓不同黨派,政府內外的人坐下來好好聊可以一起做什麼事情的地方。g0v 在國際上的名聲也非常大,主要是在公民科技圈,目前逐漸開展一些國際合作計畫,例如議員投票指南與各國開放國會的專案合作,日本人設計的公民科技桌遊,我們也翻成中文讓大家玩。對國際來說,最直接的是開放資料評比台灣第一名,還有 JOIN 連署五千人提案政府要回應,或是唐鳳在推的 vTaiwan 和開放政府協作會議,外國公民科技圈的人都覺得台灣實在是太棒了。(跟愛沙尼亞並列數位國家的神話國度)

當然,我們身在其中,知道有些開放資料的品質不好,文章標題和 pdf 連結放在一個 excel 檔裡面就算一筆開放資料,還是會有政府的網站只能用 IE 開的狀況。我們也知道台灣的社群能量強,但是比國外大型 NGO 缺乏長期開發的資金與餘裕,畢竟 g0v 幾乎都沒拿錢在做事。我們也知道 g0v 只是台灣非常一小撮人在參與的事情,離大規模、更深度的公民參與還有一段距離。也知道,科技能夠改變的事情有限。

2. 這樣的模式有可能複製到其他地方嗎?世界上有哪些也在用科技做開放政府、改變民主制度的專案。開放協作模式面對威權政府有用嗎?

第二個問題是這個論壇上應該是來自各國的華語使用者,單單談論台灣經驗似乎不夠搔到點,而且這是我自己深深的困惑。有些科技似乎容易散播,例如在三一八和八仙塵暴拿來使用的 Hackfoldr,能夠快速收集並呈現大量網頁訊息,就有擴散到香港和東南亞的群體。 但我個人到東南亞的時候,有被當地的夥伴質疑,g0v 這套模式能夠用,是因為台灣政府有那些資料,而且那些資料基本可信,最重要的是,參與這些專案的公民不會被清算、不會被逮捕。因此當地在談公民科技的時候,有時候很大一部分會在談數位人權、談隱私、談避免被國家監控,談如何保護人權工作者。

我仍然相信科技到對的人手裡可以變成公民的後盾。 Open Development Mekong 說服中南半島的 NGO 共享資料,視覺化到地圖上,例如這張是中國資助的建設計畫。

也有 Ooni 這種專案幫助檢測各國封特定網域的狀況,每個人都可以安裝,幫忙監測回報。

隱私v.s. 開放,科技巨頭的道德責任?

3、4 問題先快速回答:開放的前提是知情同意,使用者應該要知道他們究竟授權了什麼給誰,他們有權利決定不授權。開放原始碼運動是建立在確認著作權後,個人願意讓其他人在相同的授權下可以自由的散佈、重製,於是可以滾雪球,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科技巨頭現在的問題是,他們受誰監督?民主政府必須回應人民,但是跨國的使用者對於跨國科技公司沒有那麼高的約束力。我們目前其實是滿仰賴科技公司的道德自律,你其實不太清楚搜尋引擎、社交媒體的演算法是如何影響你的整個生活,這些演算法和資料都未能被檢視、約束。隨便舉一個例子,之前 Google 有一個作法,是為了降低人們去參加 ISIS,於是在搜尋結果置入反宣傳的網站。這個狀況是針對恐怖份子,但是誰決定哪些內容是恐怖份子的宣傳內容?之後 AI 繼續發展下去,都一定會遇到同樣的問題,例如 Uber 的無人駕駛不是最近,總有一天也會撞死人,如同飛機努力提高安全但還是偶爾會有失事。 AI 進入醫療,醫療過失責任怎麼算?

打到這邊有點太長了,我就直接跳到 AI 政府了。

AI 政府

前面談公民參與,基本上是想要用科技為公民賦權、降低參與門檻、降低資訊落差。我們很幸運,有一群善用科技的人是站在公民這一邊的,由於他們的無償付出,降低了公民使用這些資訊工具的成本。

但接下來的時代,AI 很吃演算法和運算能力、資料量,一般的公民也有同樣的資源能夠使用這樣的資訊工具嗎?我期待有個人 AI 的那天,那會是跟個人電腦一樣的突破。

最後非常草率地提一下,在 AI 時代,政府需要不只是數位轉型,整個工作流程與思考方式都必須改變。但是台灣政府目前只有想到, AI 會取代工作,我們要讓受影響的勞工輔導就業,我們要培養 AI 人才,還沒意識到如果連律師都會被 AI 取代,政府多少的工作會被 AI 取代? AI 時代的政府該長什麼樣子?我和許多科技界的朋友是傾向小政府,因為仰賴大政府幫國民規劃一切的時代應該要過去了,台灣的政府跑不動了,也不可能預先規劃、看見未來十年的願景,因為資訊、知識、組織轉型比業界慢太多了,政府應該做的是基礎建設,而不是押寶特定技術的產業發展。另外一點是因為,如果真的政府能夠掌握 AI 技術,那就會變成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了,公民更難有力量反抗。

走筆至此很混亂,但就當作是純分享,不是媒體投書,希望能在這基礎上與大家更深入的討論。

(有朋友對我在開發的產品有興趣,現在的 prototype 介紹影片在此:https://youtu.be/LiEvr4ClAFo

後記與討論

最有趣也最直接的回饋是,中國的朋友表示理解不能,很難參與討論。

在這邊摘錄已徵求參與者同意的討論問題與我的回覆:

張潔平:一直都很欽佩g0v,但也一直很好奇的點是,我們都認同資訊對所有人公開、同步的價值,資訊即權力,減低資訊不對等是約束權力的第一步。但的確僅僅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這些經過努力被建立起的透明機制、開放數據,1、會被公民怎樣使用?他們會使用嗎? — — 或者說,怎樣去 facilitate 公民使用它們?2、公民對開放資訊的知情、使用跟政府最終的decision-making有關係嗎?有機制可以真的影響到決策過程嗎?這兩個問題,才是更根本的。如果這兩個問題沒有足夠的空間去容納,開放數據的意義本身也會被消解。不知道這兩點上,從 g0v 的角度你們會怎麼看,或者怎樣努力?

是的,開放數據之後公民會使用嗎?答案是很困難,因為資訊量會爆掉,而且去理解巨量的資料需要一定的資訊能力和對議題的熟悉度,因此非常需要轉譯者再製成能夠在網路上散播的文本,但如果一開始就沒有開放,有心要整理資料做成懶人包的人也沒有素材。在這邊分享一下沃草的議題實驗室鏡傳媒的開放政治獻金,都是基於政府的資料,做成對公民有意義的資訊,然後由於資料都開放出來,其他公民團體可以進一步把政治獻金資料拿去跟污染紀錄比對等。所以 facilitate 的部分,就是讓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有能力改變什麼吧!我覺得公民參與不可能做到公民對每個議題都充分知情了解、充分參與,但是要公民權益受到侵犯時,他有管道可以發聲、可以理解政府所握有的不機密資訊,這樣才有基礎能夠跟政府溝通。所以最後政府的 decision making 會被公民參與的環節影響到嗎?目前我是滿悲觀的,我覺得開放公民參與的環節能夠影響政府的有限,主要是雜訊太多跟缺乏追蹤,公聽會開完就開完了,專家諮詢會議也是,全國性的 XX 白皮書和 XX 國是會議,連專家學者寫的白皮書都不一定對政策有影響,很多時候有沒有做「公民參與」來自於政治人物的意志。要持續影響政府需要持續的論述、持續的與政府機關協作、持續的有群眾/輿論支持,那需要花時間和很多心力去推動政策真正改變,而我有看到一部分的政治決策有被撬開了。這邊推薦呂家華和 ETblue 製作的 Blulu 量表,有分析公民審議在政治決策,在什麼階段被引入、有沒有找齊利害關係人加入討論等。

政府的部分,於是社群很多朋友去做公務員培力,去參與專家會議諮詢委員會,例如開放資料委員會。反過來說,也有越來越多公務員加入社群,我覺得是雙向的。但至少我們沒有說因為政府不做,我們就不能做。民間先做民間能做的。

--

--

Nobody in g0v.tw, PM of disfactory.tw. Caring #civictech #opengov #socialdesign. Now researching on Internet and open democracy.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Yun Chen

Yun Chen

805 Followers

Nobody in g0v.tw, PM of disfactory.tw. Caring #civictech #opengov #socialdesign. Now researching on Internet and open democracy.